和美德电动轮椅老年人电动代步车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电动轮椅,EY3000锂电款,4980元日本MIKI三贵轮椅,媲美捷安特!普拉德gogo 国产版,才4980元!美国Pride GOGO代步车,超经典!
和美德H5老年代步车,2980元起和美德超市环保购物袋,免费送高级老年助行车,日常生活好帮手台湾原装大型老年人代步车,猛!
查看: 1615|回复: 0

父母年已老,请珍惜现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24 10:5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当父母接近八十,我越来越居安思危,如履薄冰,时刻担心和注意着他们的身体。
在不太懂事或者粗心大意的年代,是不太能够感觉到父母的衰老的,那时,会懵懂地以为衰老会和岁月一样,缓慢而悠长。
近年来,我能感到了,我感觉到衰老来得太急促。我看到父母的皮肤越来越松驰,皱纹越来越深刻,动作越来越迟缓,体貌越来越瘦小。我感到惊心动魄。


没有比父母的衰老更能提醒儿女们人生代际是怎么回事了。趁父母还在,我把该想的想一遍。我是家里的长子,没有了父母,我就是头等孤儿,我得学习适应这个必将到来的身份。

父亲今年八十二,母亲八十整。父母年已高,我也不年轻了。当我回到家里和他们待着,我们三个人就是二百一十多岁。
我还在到处游走。但每个月都要回到父母身边去一次,有时是两次,一年大约二十次左右。
所谓看望父母,这话真是太贴切了,真的就是看望而已。具体地说,就是陪他们在沙发上坐一坐,聊几句。
父亲十多年以前就每天以上班的模式去外面和老头老太们打闲牌,没有周末,午饭前回来,午饭后又出去,不午休,晚饭后在家坐下来,把从北京到省、市、县的各级电视新闻看完,就到了央4的反#美骂#台时间。
所以,陪父亲坐沙发消磨的时光,比陪母亲要少一些。我经常向父亲讨教民国的知识,我从他那里得到的民国民情,要比我从所有书本得到的还多。
我陪母亲坐沙发,提一些她知道的话头,或者只是静静地坐在她旁边,不说话,我看书,敲电脑,玩手机,她养神。夏天长长的午后,听不到街上传来的市声,阳光照射着墙壁,我们享受这静静的好时光,如果母亲在沙发上睡着了,我会看着她慈祥的老态出神。
我曾经在街上看到他们,只要他们没有先看到,我就不立即叫他们,而是看一看他们在街上行走的样子。
十多年前有一次,我回家,是下午,我看到母亲和几个老太婆坐在街边,那时的街上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人,街上很安静,我想偷看一下她和别人的母亲一起的样子,可是她已经看到了我,她笑着快步向我走来,我看到她穿得很整洁,皮鞋一尘不染,我感到她是那么热爱生活,在有限的条件下,把一切都打理得好好的,我感到很幸福。

微信图片_20180124105942.jpg

去年我开了洋荤——去地球上的模范国家待了二十多天——回家,刚到院坝就看到母亲,我直觉到她瘦了一些,我知道老年人瘦一点不是坏事,只要精神好,但我还是忍不住担心她身体是不是不好了。
去年有一次,我看到父亲一个人走在街上,那是午饭前的时间,在回家的路上,我觉得他的步履明显大不如前了,前年,他生过一次病,虽然恢复得不错。我想起他年轻的时候,比我现在更年轻的时候,一种悲哀来到心头。
当然,这只是一时的感觉,我马上就想到,我的父母已经比大多数老人更健康,尤其是父亲,经常被人称赞不像八十多岁,而像六十多岁,他腰板挺直,精神矍铄,头发白的不多,脸上的皮肤光洁无斑,绉纹也比同等年纪的老人少得多。
在我们家这一片低#端#人#口聚居的区域,我的父母算是过得开心的了,我两个妹妹和他们相隔仅千米,每天至少有一顿饭有其中一个妹妹陪他们吃,他们需要的基本生活用品,会在需要之前来到他们面前。
岁月就这样平安而幸福地过着。我时常对生活抱有感激之心。我的母亲从生我没有成活的哥哥出了一次风险住过一次医院,以后五十多年来和医院无缘,父亲只是最近两年有过两次病况,但都好转得干净利落,身体各项指标正常。
自从父亲有闲心坐下来看电视,他已经看到电视上换了几轮大人物,他能够记得晚上七点以后,各级电视台的头面人物的名字和出场顺序。在此基础上,我曾经启发他增加幸福感和获得感。我说,你比各级大人物都幸福多了,他们时刻操心我们的幸福和获得,还要忙着把他们获得的东西运到外国,以及担心他们的亲人在国外过得是否幸福,而你不需要考虑这些。

此外,董卿有一段时间没有亮相,父亲也挂念着。我笑了一下说,她不是你的卿。但立即就觉得不该说,我应该知道年轻的心态有利于老年的健康。
我不在家的时候,经常打电话回去,主要是打给我妈。我妈接到电话,总是先有笑声,表示她很愉快。若遇她身体欠佳的情况,绝对不跟我提,问她好不好,只有一个答案,什么都很好,绝对报喜不报忧。
但惟其是这样,我就害怕她主动给我打电话。记得去年她主动给我打电话,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!是不是父亲生病了?幸好不是,是跟我讲一个邻居的孩子读书遇到困难,问我有能不能帮一下忙,我听了感到开心,我妈在院子里的人际关系是正能量的。
我料定父母生病什么的,不到紧要的时候,我妈不会先打电话给我,而是首先叫身边的女儿。那么,我就担心突然接到我妹妹语气紧张的电话。
去年12月25号,我的手机上响起,是我妹妹打来的,我心里就有点紧张,原来正是担心的事情:父亲病了。说得还算轻松,只是父亲感觉不好,叫我妹妹陪他去县医院,已经住了下来。这么说,我就没着急,当时已经买好隔一天就回去的机票,也就没有换立即起飞的票了,过境成都还待了一晚上,也就是第三天才回去的。
正是隆冬天气,县医院感染内科病人超出一倍以上。我回去的时候,老父亲还在走廊的加床上躺着。护士忙得一塌糊涂,既是发烧病人,我守到第二天,也没见护士来量过体温,以我的手感,父亲烧得不轻……我没有责怪县医院的意思,他们确实有难处,医疗资源不足。
简单的说,就是父亲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,从他自己走进医院,到第三天我回去看他,父亲已经不能自己上卫生间了,再过两天,就到了危险时刻,感冒治成了肺部大面积感染。12月31日凌晨三点出发,转往重庆,进了第三军医大学的附属医院,急诊,两天后转危为安,十天后出院。
这十多天里,我和我大妹(小妹留在家里陪伴母亲),我弟弟(从外地赶回来),三个人在重庆扶侍老爹,包括侍候大小便,用毛巾擦身。

微信图片_20180124105952.jpg

最是在急诊室和重症室的两天,家属不能在病房陪护,在寒风凛列的巷道坐通宵,但因为担心父亲,感觉不到冷,父亲轻松一点以后,再看那个我们坐通宵的地方,才发现是一个不仅没有暖气,而且是一个通风的过道。当然,不独我们是那样,那里每天晚上坐满了病人家属。
侍候重病的亲人,对儿女是一种考验,也是一堂人生教育课。有朋友来看了,直叹我父亲福气好,儿女孝顺,接着就说,我们自己这一代是独生子女或者没有子女,以后老了怎么办?
救护车去重庆,普通车回来。当父亲再一次看到沐浴在冬日难得的阳光里的县城,笑出了声来。我理解父亲的欢欣,除了年老,父亲没有别的病,他能感受生命的愉悦。
父亲缓缓地走上了五楼。重新坐在离别十六天的沙发上。母亲立即坐在他身边,说我父亲不是回老家去干活汗湿了衣服,就不会生病,同时严正地警告父亲以后必须悠着点,少干活。
同样的话以前是父亲说给母亲听的,父亲常常用旷达的人生观去开导母亲,这次掉过来了。显然,父亲这次生病把母亲吓坏了。母亲平时更不知道顾惜身体。实际上他们两个都一样,经常回老家去打理他们生前势必不会再去住的家园。
他们留在我心里的最近一次劳动形象,是两个月前,父亲头戴鸭舌帽,手握修枝剪,给紫薇树剪枝的样子;母亲那天在收获黄豆,她今年还是悄悄种了黄豆,我只知道她经常回老家是去喂鱼。
母亲种那点黄豆,仅够吃两次豆花。她不是不知道市场上进口黄豆也很便宜。但她像是怕忘了种黄豆的手艺似的,总要练着。我觉得这就像我写公号一样,写公号不挣钱,其意义就在于写,哪怕立即被删了,但我已经写了。同样的道理,母亲种的黄豆,磨成豆花,就不是街上可以买不回来的豆花了。
我家除了紫薇还有桂树,那是我弄回去的树苗,我弄回去就没有再管了,它们就成了我父母的近年来的重大关切。父亲曾经有园艺工作经历,对花木多有感情。在紫薇树还幼小的时候,杂草长得和紫薇一般高,为了锄草,母亲曾经累了好多次,让我既怨自己又怨紫薇。
我不会劝阻他们少回老家去做那些“没有多大意义”的活儿。除了劳动,没有什么更能让他们保持生命的活力,忘记老之将至的了。

此故事纯属虚构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